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童嵩珍:竹科男太敏感不敢穿浅色裤,这是怎么回事?

       本文整理自台湾《镜周刊》
        童嵩珍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忽然,她想起曾听过台北广川院长柯基生一场关于性的演讲,离婚后的她,竟带着行李,一个人开车到了台北,准备跟柯基生院长谈合作。
        童嵩珍说,她并不觉得自己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她很坚定自己想做性治疗,但因为从没有人做过,所以她也不知道要何去何从。“学校教你的是颈部以上的事,告诉你怎么思考‘性’这件事情,聊一聊就是性治疗,性学教室也是在聊,以为只要听懂了,想明白了,就会做了,但怎么操作是没有教的。”
 
       因此她只能边做边摸索,走一步算一步。“后来还离婚了,因为我花太多时间在创业,没有照顾好家庭,婆家有些怨言,我自己也有点心虚。但我前夫很好,他虽然没有多支持我,但也没有反对,离婚后小孩由他带,如果不是他,我也没办法走到今天。”
       离婚后,童嵩珍带着简单的行李,一个人开车到台北,想找广川医院柯基生院长谈合作,他也是知名的性学研究者。
       “我跟他说我白天帮你当护理师,晚上让我开门诊。后来我开了个性福门诊,那时薪水一个月只有一万五(台币),但柯院长给我一间办公室,让我可以写文章、写部落格。”

        她永远记得因为看到她发表的文章而上门来的第一个真正的病人。“他是竹科工程师,他说他连跟女生讲电话都会射,但药物跟神经阻断手术都做过了,还是没改善,他从来不敢穿浅色裤子……”
       “他很明白地说,他来找我只是死马当活马医。我跟他说,我也没真正的经验,但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童嵩珍说。
       “其实大脑是人体最大的性器官,性的问题70%是心理因素,30%是生理因素,我就从两方下手。像这个竹科个案,因为本身太焦虑,才会动不动就射,也没有什么社交经验,没自信,太紧张。了解他的生活圈及心理状态后,我对他进行疏导,最重要的是通过物理训练,让他慢慢习惯,进而降低敏感度。”

 原文链接:https://www.sungful.com/news/detail/15434821402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