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我要的是家庭,老公只想拚事业

       
       内疚是打击一个人最深的一种情绪。就性爱这件事来看,女性内疚的来源大多是不能吸引伴侣,伴侣若是性致缺缺,就怀疑自己不够魅力、身材不好、情绪不佳、技巧不足所导致,但婚姻触礁真不是单方面的事,尤其没有性生活,对婚姻杀伤力最强。
安娜今年32岁,顶着美国名校硕士学历,是一间上市公司产品营销经理,外形亮眼、气质文雅、谈吐举止间丝毫看不出她竟也会陷入自认没魅力的一族。安娜与老公从大学到研究所都一起在国外完成,她觉得两人的感情没多大问题,只是在一开始时她对性有抗拒,再加上他们认识时,彼此都才高中毕业,又在国外求学,双方父母认为,若婚前发生关系,万一怀孕会对留学生涯造成不便,因此要他们不要偷尝禁果以免日后麻烦。安娜认为这是双重好处,因此他们不自觉地就变成了心灵上的好朋友。
安娜说:6年前他们结婚了,她觉得第一次很痛,常常在即将进入阴道时会不自主的抗拒,没有别人说的舒服,老公有种感觉做爱是件勉强她的事,因此做爱的次数渐渐变得很少。尤其是最近几年,几乎一年做不到10次,她才发现他们是不是无性婚姻?是不是别人口中说的「不正常」?

      经过她的陈述,我几乎可以断定她是轻型「阴道痉孪」,可以进入就代表并不严重,但现状是「没有做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进行更深的对谈后,安娜终于承认与老公的关系没「想象中」乐观。安娜说,半年前曾和老公「讨论」(应该是大声的沟通吧):我们这样的关系到底还算不算是夫妻?
老公说:「反正我出差,长期不在,你自己决定吧!」为了确定自己是否真的需要他,安娜决定先暂时不联系看看!只不过没几天,终于盼到老公打电话来说想她,原本狠心结束的心一下子击垮,又回到迷蒙的感情中,现在她真不知道这婚姻到底该不该继续?
      「先设定界限,再各自负起各自的责任。」这是我在一开始进行任何的课程里和个案的约定。不管如何一定要先把自己照顾好,才有能力照顾别人,相互体谅也要在自己能承担的范围之下进行。
但安娜却还是在我们讨论后的第一时间对我说:「是不是因为我早年对性的保守造成他的伤害,如果可以我想学一些技巧来弥补他。」从头到尾她并没有真正了解婚姻中的相互努力及承担是两个人的事,反而一如以往想着如何牺牲自己纵容老公不想对这段感情及婚姻负责的态度。
       安娜说「老公的性功能到底如何,这些年来我已经无法掌握了,甚至对他这个人都觉得陌生,我只想努力的做个好妻子,让他有家的感觉,也想弥补因两人长时间分隔所造成的隔离。但是,我发现这已经不再是我个人努力可以达成的了,而是他不再让我触碰他的身体,更别说是阴茎。

      有几次睡觉时我故意脱光衣服躺在他旁边,他叫我别给他压力,要我别那么贱,我真的很伤心甚至眼泪流到太阳升起时还未干过。也曾多次和他沟通,我说我要的是『一个温暖而有感觉的家』而不是他要的『事业』,他却回避的说,我们年轻要打拼,不要在感情上花这么多的工夫,我说不过他,只能这样过下去。」
       
       安娜告诉我,在家脱光光邀请老公是近几年来「不得已」的做法,为了要上场,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买了各式各样调情的书籍来学,但这样不但没有增进情趣,反而增加彼此间的压力。女人应该要在做爱前湿润、男性人应该要在女人脱光时扑上去,做爱是抓住男人必要的技能......等等,太多「应该」,却都不现实,甚至因此出现反效果。

      在发现这些问题之后,我们陆续进行性心理的教育及行为指导,从根本上去解答性迷思,从身体上去适应各种做爱可能性的练习。安娜觉得自己在课程中进步很多,但当她邀请老公在家里相互练习,没想到却没有好的回馈,老公说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如果硬着要求,刚开始还可以勉强勃起,但接下来就连插入都困难,没开始就感觉要软掉了。

        他们的性生活再度陷入困境。我第一次见到安娜的老公时他相当腼腆,他说「这已经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了,是自己明显出现(功能)障碍了;因为我每当知道她想要时,我的心里只剩下担心,担心自己是否能应付得来?于是最好的方法就是继续『装忙』,假装我『没性欲』。

      无性婚姻就像鬼打墙一样困扰着每对性生活受阻的伴侣,性治疗就是协助找出这些受阻的因素然后再一一打破。安娜的状况,一开始看似是安娜个人性恐惧的问题,后来变成是老公的冷漠,老公冷漠后是安娜对性的迷思,久了以后转换成性的冷暴力,最后终结在老公的功能障碍上。像这样曲折的性问题其实在性治疗上常见,夫妻或伴侣间最重要的是,不要认为「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拒绝就医,愿意的人就先开始,因为幸福永远是需要一些勇气,一些承担,一些磨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