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五年无性婚姻,面对深爱的老公该何去何从

 
本文摘自性健康管理师童嵩珍新浪博客
那日,微风和煦,夕阳的金色光芒洒在王妍脸上的时候,阿健看着王妍的眼睛忽然一亮,这个身材高挑、五官清秀的姑娘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的另一半吗?
 
在那场一百多人的相亲会上,阿健紧紧跟着王妍,生怕一不小心王妍会被别的男生搭讪走。也亏得阿健这种死皮赖脸的精神,两个多小时候的相亲会,王妍竟没有机会和其他人说话。
 
王妍家里条件不错,又是加重独女,免不了有些公主脾气,而阿健总是能顺利接招,让王妍开心的笑起来。冲着阿健对王妍的这份包容和尊重(婚前两人从未在外留宿过),原本不太同意的王妍爸妈也欣然接受了他。
 
然而让王妍始料未及的,是阿健父母的吝啬,原本说好的6万彩礼临时缩水成3万,原本王妍选好的精美喜糖礼盒被换成普通的礼品袋,就连原本商量好的菜单也临时降了等级,王妍的父母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王妍特别爱我的父母,不想他们为我的事,受一点委屈,把他们看的比自己都重,为此王妍很生气,但父母觉得他们的幸福最重要,这些虚礼都无所谓,但王妍还是将此事记在了心中。
 
新婚夜,尽管王妍心中有些不愉快,但阿健还是让王妍慢慢开心了起来,送走宾客,两人洗漱完躺在床上,第一次亲密接触,王妍还不太有感觉的时候,阿健就缴械投降了,他尴尬的对王妍说:太激动了,没控制住,要不晚点再来一次?王妍好赖的给了他一个白眼,疲惫的两人就相拥入眠了。
 
往后的日子里,王妍才发现,阿健并不是一时激动,而是每次都是这么快,这日子一过就过去了五年,身边的朋友都开始在朋友圈里晒娃了,王妍却没享受过一次愉悦。
 
王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会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每次当她的欲望被激起,每每都要以失望而结束,那种难受,那种长期得不到释放压抑的心情,王妍说自己真的是受够了。她也想要一个孩子,但五年的无性婚姻已经只剩下亲情,她不敢要孩子,担心害了孩子!这五年,王妍想过无数次离婚,可是面对阿健无底线的包容和深沉的爱,她又气又不舍。
 
性健康管理师童嵩珍:

无性生活是一种现代的文明病。

近年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不断地需要接触各式各样性生活形态,我发现无性婚姻的家庭越来越多,表面上来求助的理由是“没做爱”或是“没办法做爱”。但深究起来原因可能是百花齐放乱七八糟的。
王妍的苦恼在于老公总是提前缴械投降,像阿健这样的案例在工作室中时有所闻,常常是性经验贫乏又缺乏有效的练习,操作焦虑与性爱和自慰过程中不适当的连结所致。

因为太爱,舍不得放弃;因为太难,需要花很多时间进行密集训练,虽说最后他们做爱终于成功,但感情已经变质不复返。
所以,我还是鼓励有性问题的朋友,一定要及早寻求协助,不要等到等不到白头偕老才想治疗,为时已晚的结局总令人感到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