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童嵩珍:女性有圆房障碍怎么办?


小仙今年刚满47岁,出现无法性交的问题已经有二十年了。以下是她的自述。

“在外,我比任何一个女人都优秀能干。一路走过来,我的事业顺遂,老公疼我,公婆喜欢我,从不曾在我面前说我一句不是。当然我承认我也真的很认真地讨他们开心。因为不能生育的问题,我看过好多有名的妇产科医院及诊所。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医生要我上妇科检查台检查,但我当时真的好害怕,他的手接近我那里时(我知道还没碰到),我猛踢了医生一脚。当时他好生气,我也好自责,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做。后来医生说我病得不轻,一辈子都好不了了,还说我老公真是倒大霉了,娶了我真是他上辈子造的孽,劝我该去看精神科。”

“我没有反驳他的话,自己默默走出了医院。我不怪他,因为他说的确实是事实。但我知道这些话语给我的创伤。之后的几年,我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事,所以也没有任何人能理解我的苦。可是越是这样,我的负面情绪就越多,病也越严重,最后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我甚至都得抑郁症了,经常想要不自杀好了,一了百了。”

“直到去年,我才鼓起勇气去看精神科,医生说这是妇产科的问题,让我去看妇产科。就这样,我被精神、妇产推来推去的,成了医疗上无可救药的人球。我已经对治愈不存希望了,只想知道我得的到底是个什么病?”

“老公很疼我,不论是日常生活,还是性,几乎不曾强迫过我。就连我不能性交的事,他都安慰我说:‘你就是仙女,不食人间烟火的,不能性交也是正常的,不用太在意!’虽然我知道他是安慰我的,但他越是这样,我越不能原谅自己。”

“四年前,我因为太过忧郁提出和老公分手。老公不答应,但我说如果他不答应,我就自杀。他只好答应我,和我离婚了。婚虽离了,但我们还是相信彼此,还是住一起。只是我希望他能顺理成章地到外面找别人,我实在不想成为他人生的绊脚石。”
 
说到这儿,小仙已经哭得像泪人儿了。我告诉她:“你一定会好的!我也一定尽全力帮助你!”

然而,在第一堂课上,只要我手一靠近她的私处,她会立刻夹紧双腿,紧缩身体,甚至表现出惊恐的样子 。到后面勉强让我来协助她,而她自己口中也一直念念有词地自我鼓励,依然还是会有意识地躲避着,迟迟没进展。

小仙的意念慢慢感化了我强硬的态度。听着她为躲避伤害所设计的催眠架构,让本想动手协助的我不自觉停下来,完全受制于她的催眠状况。当我发现自己已不自觉套入她所设计的情境并晃神回归时,小仙才娓娓说出她的过去。她说她年轻时是从事贸易工作的,但后来听医生说她这个问题是个难治的心理疾病,因此才想自学心理学来拯救自己。后来她通过了资格考试,成了一名在地方上小有名气的心理医生。二十年来,她帮助过数以千计的人,但所有的成就到头来还是救不了她自己。她觉得老天爷真是在开她的玩笑,自己究竟要何时才能真正地解脱?何时才能找到可以帮助她的人?
 
小仙一边倾诉自己的痛苦,一边却始终放不了手。不论我怎么对她软硬兼施,她的大脑就没一刻放松过。最后不得已,我只能依着耐性继续缓慢往前。过了四天,小仙终于突破内心强大的意志力,成功完成治疗。结局的难以置信,让我们相拥喜极而泣。虽然我不能给予每个个案百分百的承诺,但我知道,尽力一定会有结果。帮助阴道痉挛无法性交的女性很难,但最难的部分不在阴道,而是在意志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