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童嵩珍:伴侣的参与很重要

       尽管我们一再强调夫妻合作对解决性问题的重要性,却仍然有太多人认为“性功能障碍是他(她)自己的事,凭什么要我帮忙?”也许说这句话的人只是一时意气,但他们的伴侣很可能因为他们的任性永远无法痊愈。每次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在性福门诊,我们既是无奈,又深感可惜。

 
 “这是我最后一次陪她来”
       每次小仙过来治疗,都是母亲陪着,与其他成双成对的过来治疗的夫妻行成了鲜明对比。我提了几次,但小仙都避而不答。后来实在拖不下去了,我跟小仙说,接下来的治疗需要你丈夫的参与,否则很难进行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小仙的眼泪忽然就下来了。小仙母亲连忙把纸巾递过去,低声说:“他不会来的,他们已经准备离婚了。”
       我含蓄地说:“但要是没有伴侣配合的话,估计很难完全痊愈。”
       小仙还是哭,小仙母亲则是不住地叹气。
       下一堂课,小仙的丈夫终于露面了。但他一直懒懒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问他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逼急了就说:“关我什么事?这是我最后一次陪她来了!”
 
“这是男人的事”
       小华和妻子是亲戚介绍认识的。本来两人门当户对,彼此都很满意。可妻子在婚后发现他无法做爱,吵着要离婚,把他“不是个男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
       小华父亲知道后,先是安抚了媳妇一通,接着带小华去医院做了包皮手术。然而手术后,他的症状还是没有任何改善。父亲带着他又去找医生,医生却说:“多练习就好了。”
       老父亲不死心,继续寻医,最后找到我们。经过分析,我们认为小华的性功能障碍是焦虑造成的,只要夫妻配合训练,大几率可以痊愈。可小华的妻子却说:“这是男人的事,凭什么要我配合?”
 
“我回去跟太太商量一下”
       假如给看诊的个案排一个“最努力练习”排行榜,龚先生起码可以排进前十。每次上课,他都从不缺席,比任何人都积极。但凡布置作业,他都认真完成,从不讨价还价。
       可是每次上课他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我们从来没见过他的爱人,也很少听他提起过他的爱人。假如不是他明确说自己已经结婚了,我们都以为他是单身的。
       后来我找到他,说,解决性障碍需要双方参与才有效,只是你一个人治疗,效果是不够的。
      龚先生为难地说,他跟老婆已经冷战很久了,他来治疗的事,老婆根本不知道。他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吧。
       没想到这一“商量”,他就再也没来了。
 
 嵩馥小语
       一般来讲,如果夫妻双方配合,能按照要求来训练,成功率是可以到85%的。可是有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明明治疗已经颇有成效,却因为伴侣无法参与治疗而放弃了。要知道,性福是一辈子的事,如此半途而废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本文所提个案名字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