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童嵩珍:我没有感觉都是因为他太小了!

       小丽(化名)是一个患有忧郁症的个案,她说是长期无法 G潮所致,详问之下原来她认为只有进入式的性爱快感才能称为G潮。
        这当然是一个误区,但不管我们用多少文献佐证,她都认为男人就是要够粗,摩擦力要够才能爽。
        原来小丽初夜时,听闺蜜说第一次会很粗很痛,但是她却没有,她发现老公很容易进去,觉得很奇怪,于是上网查,要多少的粗度才能使女性的阴道有摩擦力,结果跳出一个10.8公分,因此深信只要老公的丁丁超过10.8就是标准的。
        小丽说这么多年就是不敢直接拿尺量,担心结果如果不是自己预期的(粗度),就会不知道要陷入怎样的一个更忧郁的状况,为此每次进行嘿咻总是不能进入状况,一直觉得没有快感就是老公的粗度问题,她努力使自己有感觉却换来更多的没感觉。
        她去了好多医院,医生都说她是强迫症,做了好多检查,却一点改善都没有,甚至精神科医生要她终身服用抗郁药物。她已经吃了10多年的药了,但凡停药,这个念头又会再度清晰。总之,她还是无法摆脱想知道老公的粗度,但自己却又不敢实际测量的念头。
        这与亚隆医生在爱情刽子手里的“不敢开启的一封信”类似,不愿面对事实,担心这个落定的事实会使自己缺乏活下来的勇气。
        今天是老公因为小丽忧郁及强迫状况已经造成勃起问题来协助的第三堂课。课程之前我们交流一下,小丽说:“我们现在在来你们中心的路上,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纠结那么多年的毒瘤,不知道能不能解。我一直在粗度和硬度问题上面打转。上次上课,老师说我先生硬度非常好,我们也做过几次的确没(硬度)问题。我强迫认定一定是他太细,不到我所认定的10.8,是不是真的测量就能释怀?但我又非常非常非常(因为很重要所以讲三次)恐惧万一不是我认定的10.8,那我要强迫死了!我真的好害怕。”

        我安排老公先进行身体上的治疗,而我和小丽先聊聊。小丽说起为了今天(可能的测量)她实在很忐忑,一方面她希望能知道到底老公的丁丁有多粗,另一方面又害怕面对,这十几年来似乎就在等这一天,担心出炉的结果。临场前她退却,希望我能帮她测量,甚至希望我告诉她结果就好,但我在说明我的两难立场后,我还是决定本着面对实际状况的心态,并且告诉她,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陪在她身边。
       进入训练室,小丽的手在颤抖,连走路都摇晃,我掺着她一起进入训练室,要求小丽可以先帮老公做一些基本的按摩,待丁丁的状况变好以后,再进行检测。一开始小丽的动作非常生疏,并且完全以能硬为目的的摩擦。老公说,她在家从不帮我做这些,好似非常怕它似的。其实是,老公根本不知情小丽的担心。待丁丁勃起完全后,我在她面前实际操作测量,10.8刚刚好,一点都不多不少。此时小丽整个人好似打了一剂强心针,整个人开心起来。
       这么多年,10.8困住了她的情绪,虽然理论上是不重要,但对于一个强迫症的患者而言,这却是一剂最佳的强心针。
       临别前,小丽说,我整个人都好轻松,这些重担似乎一下子放下来了,下星期我原本要去看我检测忧郁症的结果,这下我想也不用去了,药物也可以停了,我终于可以好好的和我先生(生活)在一起了。
       几个月后,我得到小丽事后到反馈:“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超完美主义所导致的不开心,谢谢老师的协助。”
       我认为事情并无这么简单,忧郁及强迫症状并不是这样就能解决的,但对小丽来说,她觉得就是这么简单,只要确认有10.8,一切似乎都没事了,而我只能深深的祝福她,希望她能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