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童嵩珍:我的男友有恋物癖

       “我们交往了一年,一直都没发生关系。一次去日本旅游,我戴了毛绒手套,一路上他显得特别兴奋,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我以为这是他展现爱意的方式,就没在意。后来回到酒店,我准备脱掉手套休息,他不同意,让我戴着手套来了一次。后来每次做的时候,他都要我戴手套,说没有手套的话他硬不起来。”
       这是一个女性个案的主诉,我让她把男友小斌叫过来,我们当面聊一下。
       “你现在与女友的性关系如何?”我问小斌,想着或许能从其中发现一些什么蛛丝马迹吧。
       “挺好的,跟一般人没有什么不同。”小斌回答。
       “可是,”我问,“你的女友说你器官比一般人要小一些,是这样吗?”
       “有吗?应该没有,我没和人比较过”小斌的眼神有些尴尬,似乎有些逃避的样子。 
       检查时,我发现小斌的丁丁的确比一般人小,勃起时约八公分左右(一般人约9-12公分),而且经过丁丁敏感度(VPT)检查也有早泄的情形,此时,小斌才不得已承认他有早泄及丁丁过小的情形。

 
       目前心理学家无法完全确定恋物癖的病因,但这些嗜好常见于青春期,且多见于男性,通常具有强烈的性欲望与兴奋度,这些爱恋的物品会是他们性刺激的重要来源。小斌这个状况也许是巧合,可能是在幼年的时候对自己的性器官有自卑的看法,后来又因为早泄而更加自卑,所以更逃避面对,一直无法正视自己的缺点,才会以恋物癖的方式来纾解。
       从性学的角度说,恋物者在不影响社会风俗与法律的情况下是不需求医的,但如果恋物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他人,则应寻求正当途径进行心理疗法及行为疗法来导正,如此才不致对自己、他人及社会造成不良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