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嵩珍动态

NEWS of TONGSONGZHEN

童嵩珍:先打一发可以避免早泄?

       李先生身材瘦高,长相十分斯文,每次来上课总是一副都市雅痞装扮,身上散发着古龙水的香味。   
       “最近这一年,我不但早泄,连硬度都出现问题。才40岁的男人,是不是就剩一张嘴 ?”李先生一走进会谈室不等我问起,就说出他的担忧。 
       问起李先生的就医史,需要从十年前开始说起,这些陆续的就医经验只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从老婆眼中的英雄变成一只趴趴熊,更让李先生在“性”上的自尊完全被打败。
       “十多年前我曾因早泄而求助泌尿科,那时医师对我说,‘进行包皮手术,一切ok!’但多年后效果不明显;后来,医师就建议在龟头处涂麻药,也没什么具体的改善。
       “直到去年,老婆的抱怨越来越多,三不五时就暗示我,希望我再去看看。我鼓起最后的勇气再去试试,结果医师建议我吃药,刚开始效果真的不错,但感觉就是不太自然……
       “就因为射的快,老婆难免会抱怨,后来我想做时,心中不自觉的压力就很大……老婆有时对我过意不去,会勉强说‘如果想要,我帮你打,但要戴保险套,不然会弄到我的手。”
       听李先生这样叙述下来,我感到老婆已经对“性”这件事失去兴趣了,甚至只剩下应付。
       “那你现在还有做吗?还是有用其它的方法?”
       “有,我现在做之前自已会在厕所先射一次,再戴两层保险套。”
       “两层保险套?”

       “对呀!戴保险套是怕老婆怀孕啦!我老婆超怕怀孕的,担心我一不小心控制不住就千古恨,再来,我想说可以加减降低龟头的敏感,但是还是差很多。”
       我觉得李先生会这么做,后面的理由比较重要,心中不断暗自摇头,到底这些方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因为担心早泄的问题,就先射一次,如此的操作焦虑不但无法解决早泄的问题,对体力也是一大负担,甚至还有可能因消退期距离过短至导致无法勃起的问题。其次戴两层保险套不但不保险,还可能因为乳胶摩擦导致保险套的破裂,更容易怀孕,这样折磨自己,真的会舒服吗?
       “我喜欢老婆帮我口,但老婆嫌脏,而且口太刺激,一下子就出来,最后我也不敢太要求;还有一次,我想要,老婆说‘如果还没准备好就不要做,不要让我欲火来了灭不掉,觉也睡不好!’”
       过程中,李先生一直将话题围绕在自己不够好,老婆太委屈,责怪自己无能让老婆得不到性福,但是从头到尾我都没听见李先生对性愉悦有什么期待,老婆有什么正向的帮助,似乎他的人生一切就是以“老婆的G潮是我最大的满意”为宗旨。由此可见,我预期李先生在后续的咨询训练上,一定会出现很大程度的操作焦虑问题。
       果不其然,几星期后,李先生说他感觉真的有进步了,但在家就是没起色。李先生老婆的评价是“时间是有改善,但是不够硬,如果一定要选,我宁可要硬度也不要时间长,歹戏拖棚,时间一久就剩下一团棉花,戏没有结局就下档了。”老婆仍用负向的言语对待李先生。
       我想老婆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李先生是真的复原了,他在训练室的表现可圈可点,不但硬度超过一般人状况,连时间也可持续40分钟以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坦白说就是“担心”。李先生一心想讨好老婆,不断降低硬度来减缓射的速度,没想到却造成心中无解的压力……负向的性,最后当然只会剩下软活塞了。